一個貧困縣的生態扶貧探索(人民眼·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)
時間:2018年06月25日 來源: 關閉

 

綠滿呂梁山區。  資料圖片  

 

 2017526日,嵐縣界河口鎮會里村村民在種樹。

  新華社記者 曹 陽攝

 

   初夏時節,山西呂梁市嵐縣大蛇頭鄉的山更綠了。不過,透過深深淺淺的綠,依然可見裸露的黃色土地。

  黃土是這里的名片,養活了一代代人,也束縛了當地的發展。生態脆弱的呂梁山區,是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。

  生態脆弱,貧困高發,兩者交織且相互作用,嵐縣就是一個縮影。2016年底,作為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,嵐縣尚有貧困村90個、貧困人口31776人。當時,嵐縣的森林覆蓋率僅為16.48%,地表水缺乏,水土流失嚴重,“年年栽樹不見樹”。

  要同時打贏生態治理和脫貧攻堅這兩場“戰役”,出路在哪里?

  20181月,國家發改委等六部門印發《生態扶貧工作方案》,明確到2020年,貧困人口通過參與生態保護、生態修復工程建設和發展生態產業,收入水平明顯提升,生產生活條件明顯改善。全國將力爭組建1.2萬個生態建設扶貧專業合作社,吸納10萬貧困人口參與生態工程建設;新增生態管護員崗位40萬個;通過發展生態產業,帶動約1500萬貧困人口增收。

  兩年前,生態扶貧的探索之路已在山西展開,形成了“五個一批”的思路:生態治理脫貧一批,生態保護脫貧一批,干果經濟林提質增效脫貧一批,綠色產業脫貧一批,退耕還林脫貧一批。

  作為先行者的嵐縣,從“生態治理脫貧一批”入手,抓實扶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這個突破口,串聯起生態文明建設和脫貧攻堅兩個戰場。兩年來,嵐縣的綠色面積在擴展,貧困范圍在收縮。

 

    緣 

    “能不能讓貧困戶參與綠化造林”

  2016年大年初七,嵐縣縣委大院的冬雪還未消融。

  早上一上班,縣委書記高奇英就把分管農林的副縣長和林業局長請到辦公室,“我們嵐縣油松苗庫存還有多少?還有多少宜林地、疏林地?”

  面對縣委書記的突然提問,兩人的準備并不充分,“庫存估計有三四億株,宜林地有20多萬畝。”

  高奇英給了一個星期時間,讓他們做一個充分的調研,拿出準確數字來。她有一個工作設想,需要確切的數據支撐。

  此前,高奇英已隱約聽說油松滯銷,8毛錢一株都無人問津,縣里甚至有人放火燒苗。“嵐縣被稱作‘華北油松第一縣’,當時連續3年出現滯銷,我去看過一個基地,因為栽植密度高又賣不出去,油松苗都擠在了一起,必須想辦法化解。”

  摸底的結果是,全縣油松苗庫存約有5億株,宜林地有30萬畝。

  高奇英坦言,盡管有心理準備,但當時自己的心里還是咯噔一下,5億株這個數字太大,得趕緊把這批苗木消化掉。”

  彼時,擺在嵐縣面前的還有一個難題。2016年初嵐縣有貧困人口6.6萬人,貧困發生率高達44%。雖然通過易地扶貧搬遷、發展土豆產業、教育扶貧等方式已經覆蓋貧困人口5萬人,但仍有1萬多貧困人口缺乏合適的脫貧渠道。

  “能不能讓貧困戶參與綠化造林?這樣既能消化滯銷的苗木,還能讓貧困戶增加收入。”念頭一閃而過,高奇英興奮之余又陷入沉思,因為她深知阻力不小。

  首先是貧困戶能不能參與綠化。按照有關規定,金額20萬元以上的綠化工程,必須是有資質的綠化公司通過競標來承接。嵐縣有資質的綠化公司只有6家,不少工程都是外地公司中標。而且,綠化公司都有專門的工程隊,其成員主要是常年從事綠化、技能熟練的壯勞力。別看這是“受苦”的體力活,可本地貧困戶還真不是想參與就能參與的。

  其次是本地苗木是否真能通過綠化工程得到消化。綠化公司通常都有自己固定的苗木供應合作商,更愿意照顧老客戶。

  要把想法變成現實,繞不過綠化公司這一關鍵環節。高奇英和縣長喬云商量了半天,“能否扶持一些由貧困戶組成的造林專業合作社,專門消化本地油松苗?”

  問題接踵而至。20萬元以上的工程必須通過招標進行,這是“硬杠杠”。即便能參與競標,貧困戶組成的合作社,資金少、技術差、勞力弱,在與專業公司的比拼中,能有幾成勝算?

  嵐縣的痛點,山西省林業廳也在關注。此前,省林業廳派人到24個黃河沿線縣市調研,也開過數次專題會,探討如何將生態建設和脫貧攻堅結合起來。

  “哪些方面可以讓貧困戶參與,哪些不適合貧困戶參與,達成了一個初步共識。”現任山西省林業廳廳長任建中表示,山西林業系統的“五個一批”辦法正是在此基礎上提出的。

  但是,具體從哪個方面著手,不論是嵐縣還是林業廳都犯愁。這天,嵐縣的幾名負責同志來到林業廳,時任林業廳廳長李永林主持座談,雙方碰撞出了“火花”。會上有人提出:“可以從造林合作社入手,改招標為議標,讓貧困戶參與綠化工程。”

  此言一出,有人擊掌,有人搖頭。雖說主意不錯,但有風險。要想在公開招標環節“動刀”,出了問題咋辦?

  “但這是當時能想到的兼顧扶貧與生態大局的最好辦法。”座談到最后,與會人員還是覺得值得一試,同意在嵐縣搞試點,“如果搞得好,就可以推廣。”高奇英也當場表態:“讓更多貧困人口增加合理收益的辦法,能有什么錯誤?出了問題,我們愿意承擔。”

  林業廳有宏觀思路和政策優勢,嵐縣有具體辦法和實踐基礎。定了!就這么干。

 

  試 

  “出去打工沒人要,卻在家門口掙上了錢”

  合作社里貧困戶占比多少合適?如何保證貧困戶確實受益?議標該有哪些人參加?過程如何公開公正……

  那段時間,嵐縣相關人員“幾天就跑一趟林業廳”,工商、稅務、林業等部門反復溝通,逐字論證,終于把合作社造林的配套方案拿了出來。

  扶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中的貧困人口要達80%,剩下的20%由村里有技能、有經驗、有工具的能人大戶補充。這20%,其實也是關鍵少數。高奇英說:“貧困人口自我發展能力一般都比較弱,有了這20%的能人大戶帶動,才能更好地發展。”

  結合村兩委班子情況、宜林地面積、貧困戶情況,嵐縣審慎選定了界河口鎮會里村先行先試。村里的“綠化高手”馬蘭柱帶頭,在嵐縣第一個“吃螃蟹”,組建了“林得財”脫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。48個社員中有45人是貧困人口,每人出資5000元,資金不夠的通過勞務抵扣。

  名字是個好彩頭,通過造林得財,合作社的貧困戶此前是不敢想的。

  第一年,合作社就通過議標的方式承攬了1500畝綠化任務,并拿到了20%的項目款項。剩余款項,待林木成活后分兩年付清。今年,他們又承攬了順會鄉會河村1000畝的綠化任務。記者乘車來到了會河村山上的塬面上,車輪乍停,惹起一片黃塵。下車環顧,地上集中放著一些塑料水桶、書包,卻不見人影。

  “哎!”對面山上,69歲的馬蘭柱揮舞著手沿著山脊走來,領著記者走到旁邊的一片地,只見一米高的油松倔強矗立。

  這時,農用三輪車“突突突”地響起來,裹挾著沙土沖上了塬面。幾個山頭后邊,如伏兵一般突然閃出幾十個腦袋。他們分工合作,手遞、肩扛,三下五除二,一車樹苗就被清得干干凈凈。

  57歲的劉寶蓮背著太陽,熟練地將苗從桶里拿出來,栽到已經打好的坑里。她身旁,65歲的男勞力張栓迎拿著鐵鍬迅速蓋土、壓實,一氣呵成。劉寶蓮說:“一畝基本上110株左右,我倆一個栽、一個掩土,一天能種八九百株苗。”在嵐縣,合作社里的男勞力每天工資100元至150元,女勞力相對低一些,為80元至100元。

  成員年齡偏大,是整個呂梁山區造林合作社的普遍情況。馬蘭柱說:“我們合作社的社員平均年齡在50歲以上。村里年輕人都出去了,留下的人都是上了年紀的,出去打工沒人要,卻在家門口掙上了錢。”

  “我們也要出工!憑啥不讓去?”在亂石村,幾個合作社女社員嚷了起來。

  負責人郭茂林趕緊跑了過去,一看這場景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原來,他們合作社要對野生沙棘林進行提質增效,需要六七個勞力,可是當天合作社里有十多個人都沒事干,所以就有了這番爭吵。

  “好了,別吵了,向珍、鳳明你們幾個今天干,剩下的明天再出工。這邊實在不行了,我安排你們到育苗基地干活。”郭茂林哭笑不得,“都有份,沒人吃偏飯!”

  自主發展能力弱,體現在勞動能力上,這就要求合作社帶頭人得有一定的人力配置智慧。馬蘭柱說:“需要根據人員情況,安排勞動能力強的人干些打坑、扛苗等相對重的活,把澆水栽苗等相對輕的活安排給勞動能力弱的人。”

  自主發展能力弱,還體現在脫貧內生動力不強。“確實有個別‘懶’的貧困戶,干活敷衍了事。”馬蘭柱采取的辦法比較具體,打坑階段按個計酬,比較難打的坑一個1元錢,壘石堆一個2元錢,這樣能調動積極性。“但在栽樹階段就不能用這個辦法,要按數量和質量計酬,因為有的社員可能為了追求數量,光栽進去就完事了,土沒踩實、苗沒弄正,成活率就受影響。”

  “林得財”讓貧困戶得到了財,一花引來百花香。很快,嵐縣在一年之內就發展起來102家造林專業合作社。

 

    管 

  “既要栽下去,更要護得好”

  “還沒找下個‘對對’?”界河口鎮東口子村村民見著王建生就打趣。

  要是擱在以前,王建生保準會像姑娘一樣害羞地低下頭,半天不搭腔。這也是沒辦法,40歲還沒娶媳婦,在村里難免會被人說閑話。可王建生何嘗不想娶個媳婦回家。70多歲的父母身體多病,需要自己常年在身邊照顧,去城里打幾天工就得回來,“沒辦法,離不開啊。”

  家里的12畝地,過去是他唯一的指望。好的時候,一畝也能掙幾百元,而這兩年,“山藥蛋一斤就三四毛錢,不賠就不錯了。”

  如今王建生當上了護林員,每天上半天班,一年能掙1萬元,“就在跟前,爹娘也可照應好。”

  “一人吃飽,全家不餓”的王亮全今年58歲,也當上了護林員,身上套著一件護林工作服,黝黑滄桑的臉頰和額上的白發對比鮮明。跟記者聊起來,他夸張地揮手比劃著,用濃重的嵐縣口音幾次提到“現在林子密了,山雞山豬都出來了”。

  王建生和王亮全都是建檔立卡貧困戶。他們訥言、靦腆,聊天的時候目光一接觸就習慣性地躲向墻角,他們又本分、勤快,考核本上的出勤記錄總是滿分。

  隨著造林面積擴大,生態護林員的數量也從100余人增加到現在的590人,新增的護林員全部是經過培訓的貧困戶,工資穩定在每年1萬元左右。

  這些護林員,大多來自專業合作社。政府向合作社購買管護服務,讓村里的能人來當理事長,管理費按每人每年1500元給付。“既要栽下去,更要護得好。”嵐縣林業局長王志平指了指旁邊的鄭二小,“他的任務就是把護林員管理好,確保他們能按時按點、保質保量地巡山,把管護落到實處。”

  去年,鄭二小成立了“晉綠林”扶貧攻堅森林管護合作社,共有社員36人,管護范圍覆蓋了東口子村、西口子村、陽寨村和會里村,管護面積6萬畝。

  翻開考勤本,每人每月都有詳細的打分。出勤記錄只占30分,還有巡山記錄、標語及管理設施保護、森林防火等內容,每項又分若干小項。“你看,有的人因為巡山日志記錄不完整而扣分,有的因為未著護林裝扣分。扣掉的錢,年底會獎勵給得分優秀的人。”

  王建生和王亮全兩人去年就多領了300元,聽到被鄭二小表揚,兩人又開始不好意思起來。

  踩著這條再熟悉不過的路,王建生和王亮全結伴走進落日的余暉里。每人平均近2000畝管護面積,來回走一趟需兩個多小時。林業部門給他們配備了智能手機,手機里的森林管護程序有查看位置、有效里程、巡檢報警等功能。

  嵐縣決策層認為,生態文明建設既要造林增綠,也要加強管護,讓已有的資源“活”起來,而合作社在其中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。從最初的造林,再到如今的管護,合作社的功能正變得越來越多。

  在亂石村,郭茂林負責的合作社攬下了新活,對周邊3個村共計5000畝的野生沙棘林實施提質增效。

  “主要是疏帶、去除雜木、去雄株補雌株。”郭茂林介紹,“野生沙棘林成片生長,樹枝上帶刺,一般人進都進不去。所以首先要用割灌機疏帶,讓人能走進去作業,然后是把里面的雜木去掉,方便將來采摘。一般來說,沙棘的雄株過多無益,雄雌配比應該是8%92%,需要去掉多余的雄株。”

  幾個社員將清除下來的雜木成捆綁好,再搬上旁邊的三輪車。郭茂林說:“這些雜木,要用樹枝粉碎機粉碎,一部分用作肥料就地消化,一部分賣給生物質發電公司,合作社還能增加一塊補貼。”

  在嵐縣,已成型的各類林地加起來有72萬畝之多,其中灌木林有39萬畝。“39萬畝中,野生沙棘林有20萬畝。”王志平說,由于鄉村勞力銳減,這些野外的“搖錢樹”早被撂了荒,難以產生實際收益。

  “今年我們打算對10萬畝野生沙棘林進行提質增效。各級補貼加起來每畝200元,政府向合作社購買服務,真正讓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。貧困戶可掙到勞務費,同時讓經濟林繼續產生價值,收益歸林地承包者所有。”喬云希望喚醒這些沉睡的資產。

  這個活,采用的同樣是議標方式。王獅鄉黨委書記郭建明說:“根據縣里出臺的議標辦法,鄉鎮具體負責議標事宜。每次我們先發出通告,把要綠化或提質增效的作業圖斑公示出來。合作社可以根據需求選擇地塊,但是只能選擇一個投標。”

  議標時,鄉黨委和政府主要成員、林業部門技術人員、縣紀委派出的代表,與村兩委和合作社負責人等齊聚一堂。議標的標準也相對簡單,“首先遵循的原則就是距離遠近,本村的合作社優先。”王獅鄉副鄉長溫俊元說,碰到一個地塊介于兩個村之間的情況,“就要按照以往的造林成活率和保存率、合作社法人的管理水平和誠信度等原則議定。”

  

    長 

  “不再簡單綠化,把‘超常規’變成常規”

  試點兩年后,問題不期而至。數量眾多的扶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,優先種植綠化本村的宜林地。可是經過兩年綠化提速,宜林地已庫存無幾。嵐縣今年只剩下5萬余畝待綠化。在相距不遠的臨縣,258家合作社風卷殘云般植樹過后,兩年后也將“無地可綠”。

  外省區前來參觀學習的人一撥接一撥,呂梁各縣表面上在“傳經授道”,暗地里卻在苦尋出路。

  在臨縣生松合作社負責人劉生虎看來,“這本來就是一項‘超常規’舉措。”要不是他們合作社去年栽植的樹成活率高,“今年恐怕接不到這個離村30公里的500畝綠化項目。”劉生虎嘆了口氣:“現在接活越來越難,以后怎么干,我還沒想好。”

  宜林地栽完了怎么辦?嵐縣把目光轉向已經成活的庫存經濟林,進行提質增效,貧困戶也能通過勞務受益。甭管是什么林,它在那里,就需要防火、防牲畜啃,就需要管護,也能帶動一批護林員脫貧。這些都做完了,嵐縣又發現了一塊“新大陸”:在退耕還林地上,有意識地引導合作社種植沙棘林。

  具體說來,在種植沙棘林后,原耕地的農戶以土地折價入股。5年之內合作社負責管護沙棘林,5年后進入盛果期,拿出沙棘收入的6%進行分紅,承諾保底每畝50元。貧困戶在這5年間,除了參與種植、管理的勞務收入,還有退耕還林地每畝1500元的補償。

  這意味著,林業資產性收益賦予合作社更多可能,推動合作社從單純從事綠化的初級階段,轉而成為一個集“造林、提質增效、產業發展”為一體的復合平臺。

  2017年,嵐縣共實施造林工程13.87萬畝,全部由102個扶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承接實施,涉及貧困人口5155人,收入達2000萬元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嵐縣將完成造林綠化30萬畝,造林勞務收入、管護收入、林業資產收益幾項疊加,可實現收益6億元,使1.2萬貧困群眾增收脫貧。

  “退耕還林地是宜林地、有林地和灌木林地之外的‘新生力量’,用好這塊地,不再簡單綠化,把‘超常規’變成常規。”喬云表示要做長遠產業謀劃。

  不過,這畢竟是新生事物,實踐起來并不容易。在今年王獅鄉的議標會上,4家造林合作社主動放棄。原因也簡單,他們不敢干。因為鄉政府定了一條規矩:要接這個退耕還林地的綠化工程可以,但前提是承諾接受林業資產性收益方案。

  盡管部分合作社顧慮重重,但生態扶貧的落腳點,終將落到生態產業扶貧上來。生態扶貧的“大樹”,已在三晉大地開枝散葉,產生了很多新的“枝杈”。臨縣發展以連翹、柴胡等中藥材為主的林下經濟,面積已達10.4萬畝。大寧縣提出購買式造林和合作社造林相結合,打造林木交易市場,在林木權屬和下游環節做深文章。

  “這是圣果一號沙棘,你看看差別有多大。”王獅鄉蛤蟆神村“別樣紅”造林合作社工作人員王明珍一手抓把野生沙棘,一手抓把圣果沙棘給記者看:圣果沙棘直徑超出野生沙棘一倍以上,顏色更加澄亮。

  因為先行一步,“別樣紅”合作社搶先抓住了市場,他們對接了一家專門從事沙棘加工銷售的企業,并且談妥:合作社負責營造沙棘林及今后的管護,5年后的市場銷售由企業完成。

  站在羊腦山上,綠意呈階梯排列,遠處白云舒卷飄逸,此山此水仿佛畫卷。近處,去年栽下的沙棘樹也已及腰。按照現在的市價算,沙棘林畝產1000斤到1500斤,每噸能賣到8000元。“別樣紅”合作社流轉來的2254畝沙棘林,3年后的收益令人期待。

  但這并非沒有風險。因為沙棘造林成本頗高,僅每棵30厘米高的沙棘苗就需4元錢,加上澆水、除草、混交林等其他支出,每畝沙棘林成本達2000元。造林補貼依舊是每畝800元,加上5年后需承諾兌現的每畝50元保底分紅,合作社能否有錢賺?

  “別樣紅”合作社的社員們覺得,這筆買賣還是劃得來的。沙棘苗木貴?可以在大棚里自己培育,除了自用,還能賣錢。5年掛果周期長?在田行間種一批連翹、板藍根,先“撿”一茬多種經營的錢。擔心到時候沙棘會供過于求?“別樣紅”合作社提前兩年就和下游廠商談好到期收購協議。

  從“別樣紅”合作社沿著流淌的小溪,5分鐘就到了12個大棚前。每個大棚里都滿滿當當栽植了沙棘苗,20萬株30厘米高的沙棘苗齊刷刷望向來客,緊密抱團,又相互比高。

  它們,是蛤蟆神村的希望

    (本報記者  胡健  喬棟)

新世界棋牌游戏百变双扣
北京十一选五多期开奖结果 360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高德地图开车赚钱 深圳股票投资培训 必赢彩票网 云南快乐十分开奘查询 遗漏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 火红怎么赚钱快 三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幸运快3计划软件下载